滁州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历史

65姩总理爲何批陈毅唔芣严批回彵嘚诸侯國

来源: 作者: 2019-02-28 00:07:23

核心提示:周恩来目光严肃地望了我们在场人一圈,说:他们都是各路诸侯,在这里我不严厉批评他,回去他的诸侯国谁还敢批评他?

本文摘自:《走近周恩来》,作者:权延赤,出版:人民出版社

当然,批评再厉害也不能算发脾气。发脾气必须是带了激烈的情绪发作。比如对咱们的陈老总,有一次就算得上是发了脾气。

1965年,周恩来途经开罗,去阿尔及尔参加亚非会议。飞机到达开罗前,突然接到电报通知:阿尔及尔发生军事政变,布迈丁推翻本贝拉总统,夺取政权,建立临时政府。

政变的背景是什么?有无超级大国插手?现在形势怎样?一切情况都未明朗。

飞机在开罗机场降落加油时,周恩来通过总书记邓小平,向毛泽东报告情况,建议临时改变计划。原来没有访问开罗的计划,现在是否可以改为访问开罗,以便观察亚非会议能否继续在阿尔及尔准时召开。

经毛泽东和中央书记处研究,同意周恩来改变计划,留在开罗访问,观察形势变化。

陈毅外长打前站,已经在周恩来之前到达阿尔及尔。遇到阿尔及尔发生军事政变,许多亚非国家都很焦急。因为他们都是带了许多问题和困难要在会议上加以讨论解决的。许多亚非国家都是对中国有着特殊的感情和信任,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又与陈毅元帅保持了友谊,都说陈毅元帅有思想有见解、正直、热情又富于斗争性,所以信任感很强,纷纷来找他打听中国的态度。

陈毅元帅戎马一生,性刚性烈,是有名的炮筒子。看到各国朋友着急,他就热血沸腾了。这一沸腾就免不了放炮:

这次亚非会议必须开。陈毅声调激昂,不容置疑,而且一定要开好!

他把话讲死了。一炮打出,没留余地。

由于形势不明,人心浮动,意见不一,会议无法举行,各国代表纷纷离去。周恩来也从开罗返回北京。

本来许多亚非国家很尊重很信任中国,以为中国外长讲了话会议一定会准时开。如今陈毅一炮放空,造成一些不好影响。

总理知道这个情况后,气得不轻,连连踱步连连说:胡闹台,简直胡闹台!

陈毅自知有错,一回北京当即赶去见总理,刚进西花厅前院已经开始对见到的工作人员喃喃道:负荆请罪,我是负荆请罪来了。

看来陈老总心里很有些不安,这对他是少见的。

但他毕竟是元帅,是敢作敢当的痛快人。在门口悄悄问一声:总理干什么呢?

等你呢。卫士朝陈毅挤挤眼,吹风道:生气了。

陈毅不再犹豫耽搁,一步跨入西花厅。

总理,我来了。陈毅以军人的标准姿态进门报告。他平时只有见毛泽东是这样子,和总理私交深,一般不这样,今天确实例外。

你无组织无纪律!总理的浓眉毛刹那间扬起,目光灼灼,朝着陈毅急走几步,像是要有所动作,但猛地又停住脚步,用力盯一眼陈毅,车转身又是几个急步,站到办公桌旁。我们以为总理要拍桌子了,此前不久,他曾向一位大将拍过桌子,吓得那个大将脸色苍白,站立不住,泄气地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。拍完大将这次就该拍元帅可是,这次总理没有往桌上拍巴掌,而是背对着陈毅虚握了拳,砰砰砰地敲了三声桌子:这是不允许的!

还好,敲得不狠。但陈毅脸色已经变白,本来有些低垂的头猛地向上一抬,脖梗挺直,好像那三声是敲在脑壳上,将本来立正的身体绷绷紧,站得更加笔直。

我负荆请罪,我一炮没放好陈毅的四川腔听上去别有一番诚恳、令人爱惜的韵味。

就这一句就完了?总理转身,犀利的目光逼迫着陈毅,声色俱厉,声音很大:你是中国的外交部长,不请示不报告,你就敢在那里擅自放炮表态,都像你这样还了得?谁给你的权力?这是国际影响问题!

我错了,我向总理检讨。

不是向我检讨,要向毛主席,向党中央检讨!总理以新的激烈的势头讲。他的声音很少这么大,抽一口大气,忽然合了一下眼,好像被起伏的情绪晕眩了一般,刹那间又及时约束住自己;他立了片刻,起伏的胸脯渐渐平和下去,重新望着陈毅,目光和声音都放缓和些:外交部不同其他,一言一行都会带来国际影响,一言一行都要慎之又慎。我在开罗下了飞机就向毛主席、党中央汇报请示,你在阿尔及尔就敢不汇报不请示擅自发表意见,革命大半辈子连这点组织纪律性都没有?

陈毅低下头:我向毛主席、党中央作检讨。

陈毅元帅走了。当时的总参作战部副部长,总理的军事秘书雷英夫小心翼翼向总理进言:总理,您是不是批老总批得太重了?

周恩来目光严肃地望了我们在场人一圈,说:他们都是各路诸侯,在这里我不严厉批评他,回去他的诸侯国谁还敢批评他?我借机也小声说:我听一些部长、副部长说,一向你汇报工作就紧张害怕。

总理气已经消了,摇摇头说:他们才不怕我哩。他们怕的是自己有官僚主义又一下子克服不了毛病,被当众罚站。

宝宝经常便秘怎么办
一岁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
抗病毒的小儿感冒药

相关推荐